Koy

占tag抱歉
想撩只龙信回家过日子
有家室的就不要了…
可以陪你开黑 也可以陪你日常上皮聊天
留号我戳

占tag抱歉
开了个流浪剑士leox(病弱)御曹司司糖的脑洞…
有一点点想产粮……攒够五个热度就!
可爱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

狐白想来勾搭一个龙信
如所见我的技术很渣…x,希望龙你不要嫌弃…
占tag抱歉,不胜感激!
企鹅 1491937292
或者你留号我戳也可以噢!

一个关于安定的小短篇

第一次发东西…各种地方都有欠缺
ooc和bug出没请注意
谢谢观看的你 ∠( `°∀°)/
我是koy
-
难以上手,锻造者也非名匠或许正是因为诸如此类的缘由,即使性能很好,安定也不得不以低廉的价格在刀铺中闲置了许久。
安定大概是一生都无法忘记那一天的。
木屐踏过地面发出的啌啌声响淹没在街道的车马喧嚣当中,暮霭笼罩的傍晚,是一日里难得的热闹时间。
相比之下,角落里的小小刀铺显得太过凄清,和整条街道格格不入。
安定厌恶这样的生活,并不是因为他享受杀戮时敌方人头落地的快感,而是他觉得,身为一把打刀,他的一生,应该在战场上度过。
安定渴望离开这里,去往刀铺外的世界。
倏然,安定感到自己被人从刀架上拿起,接踵而来的是外界的嘈杂声响。
这是安定第一次踏出刀铺。
昏暗的光和四下萦绕着的雾气氤氲了面前人的面容,但那对深邃又黑如曜石般的眼眸却深深烙印在了安定的脑海之中。
这个人,便是冲田总司。
跟随着冲田君生活了段时间后,安定结识了冲田总司的爱刀,加州清光。
安定羡慕着清光。
清光和冲田在一起已经度过了不少时日,绝大多数时侯,都是清光随着冲田出征和战斗。对于安定而言,清光无疑像是个前辈,他渴望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足够强大,在战斗时助冲田君一臂之力。
只是,这个小小的心愿随着冲田总司身体的恶化不得不宣告破灭。被褥上的男人面色苍白,身子更是虚弱得连坐起都勉强。这使人无法相信,面前的人就是曾经新选组的佼佼者,自己的主人,冲田总司。
终于,在一个大雪的清晨,冲田离开了人世。
周遭是片死寂的白。
冲田过世之后,安定几度易主,却不曾更换自己身上的羽织,安定努力地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,即使对手再强,也强迫自己握紧手中的刀刃,不到最后绝不罢休。
甚至在安定的刀身被彻底折断时,他也并没有感到恐惧。因为从冲田过世的那一日起他便明白,碎刀和人类的死亡一样,是不得不面临的结局。
安定躺在地上,四肢无法动弹。鲜血侵染了羽织。繁密的雨点拍打在他身上,使安定显得狼狈异常。恍惚之际,他似乎看到冲田君向自己伸出了手。安定使尽了全身遗留的力气,颤巍着挤出了断断续续的三个字,最后像是了却了心事般,闭上了自己早以沉重不堪的眼。
“冲…田…君”